| | | 百度
人民网>>人民创投>>资讯>>教育

还在早期阶段的少儿编程,能否成为K12教育的新战场?

百度 2018中国汽车品牌发展峰会在京召开2018-02-0618:36来源:证券时报网2月5日,由人民日报社作为支持单位,中国汽车报社主办,深圳证券时报传媒有限公司协办的2018中国汽车品牌发展峰会在北京召开。

王念

2019-05-1916:33  来源:人民网-人民创投

“本人的少儿编程项目(著名机构投的天使,蓝海领域,19年教育部新课改将引爆市场),现寻城市合伙人或者加盟商(不收取加盟费)。”在豆瓣的某一个旅行主题的小组中,有人发了一篇《少儿编程项目 教育培训 找合作伙伴》的帖子,寻求志同道合的人与他一起“抓住少儿编程教育这个风口”。“少儿编程”是一个与人工作智能关系紧密的创业项目,近几年开始成为中小学家长寒暑假的备选项之一。面对来势汹汹的人工智能,一些学校将编程课程引进课堂,培训老师或购买服务,成为一所学校管理者是否有远见的标志之一。

尽管“编程是在大学都难以解决的问题,如何在小学阶段解决?”这样的吐槽也时常会出现在网络中,却并没有挡住资本和创业者在“少儿编程”领域的不断加码。数据显示,仅2017年,国内就有23家少儿编程新公司成立,2017年全年少儿编程领域的融资交易规模超过6亿元。

政策利好,催生“少儿编程”各地生花

政策层面的提倡成为少儿编程教育成长的土壤。2016年,教育部印发《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规划》将信息化教学能力纳入学校办学水平考评体系,将STEAM教育纳入基础学科;2017年7月,国务院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明确指出应逐步开展全民智能教育项目,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

同时,编程教育被纳入多省中高考考纲,进入部分公立校课堂,成为应试的另一种选择。2017年年底,浙江新高考明确将信息技术学科(含编程)纳入高考考试科目;北京、山东等省市紧随其后,先后出台中小学信息技术改革方案,明确将Python编程等内容纳入学校教学和高考等内容;2018年4月,南京教育局更将编程列入南京中考特招生的范畴内。

商家看到了商机,家长看到了新的选择,少儿编程也正一步步走进大众视野。在百度指数里搜索“少儿编程”发现:2015年以前,“少儿编程”的搜索指数几乎为零;2016年,这一指数开始上涨,但周平均值都仅在100-200之间徘徊;2017年,搜索指数呈现爆发式增长,周平均值最高超过1200;到2018年,更是呈跳跃式增长,周平均值最高接近3200。

2018年,少儿编程一时变得好不热闹。傲梦编程、编程猫、核桃编程等创业新秀频获资本青睐,赛道上不断涌现出新兴的创业公司,从地区上看多分布于北京、上海、深圳、成都等一二线城市。

“我们从2016年起彻底放弃做线下了,现在只做线上的一对一教学。”傲梦编程CEO袁哲栋说起目前行业的前景时,抱有十分乐观的态度,“行业在蓬勃发展中,每一家公司所在的位置不同,优势都不一样。”

打开各家少儿编程公司的官网,傲梦编程专注于一对一的精细化教学,核桃编程则是试图通过AI技术实现少儿编程课堂的人工智能化。起步较早的编程猫则期望突破教育培训的界限,开发出专属于少儿编程的应用工具,以构建自身在行业的护城河。

少儿编程到底学什么?谁是买单者?

“编程”在大众的认知中,几乎等同于“写代码”,学编程几乎同等于孩子以后的职业道路是程序员。但少儿编程真的是一些人认知中的IT职业教育的提前吗?

达内教育集团童程童美总经理潘公博认为,很多家长送孩子来学编程并非打算让孩子当程序员,他们希望通过编程提升孩子的创新思维,学会寻找解决问题的多种方法。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李艳燕也认为,如今已经进入了信息化时代,传统解决问题的方式有些已经不适应时代的发展而需要更新,而编程能够让孩子从小学习像科学家一样思考该如何解决问题,在复杂环境和复杂问题下运用编程的计算思维可以指导孩子更好地解决问题。

未雨绸缪是教育行业开发市场时惯用的技巧,对于“少儿编程”来说,当前还处于一个蓝海市场,B端和C端市场都还将有一个增量过程。但是想要让家长在安排孩子课外辅导班时,将“少儿编程”作为一个必要选项并不容易。

创业者许毅松在知乎上发文《为什么做了半年少儿编程教育培训班后,我决定放弃?》,“大多数家长的决策优依据为:学科辅导班优先,兴趣才艺类次之,像少儿编程这样的尝鲜产品只能排在最末了。”

从刚需角度分析,这种决策依据有其合理性。“学科辅导的刚需是提分,再开明的家长也不敢在这方面完全无视;兴趣才艺类经过多年的市场培育和体系搭建,形成了另一个刚需,即特长。家长总希望小孩子在某一方面有特长,比如钢琴、象棋、书法等等,而经过多年发展,这些才艺也都衍生出了一个专业的评级体系,使原先单纯的兴趣转变成可以展示和量化的特长,兴趣才艺类机构也因为可以帮助小孩拿到相应的证书得以不断发展。”许毅松在文章中分析道,“对于少儿编程项目来说,寒暑假是经营状态较好的时候,也就是俗称的旺季。但到了春季和秋季学期,很遗憾,淡季来临,同时一些固定成本(场地成本、设备成本、老师成本)却没有显著的下降,此时可能会面临较大的压力。”

C端的开拓,受困于家长有限的财力和孩子有限的时间。那么在B端会有买单者吗?

编程猫CEO李天驰告诉记者,目前编程猫已经与全国约3000家学校达成合作,而且更有意思的是,这些学校不仅仅集中在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而且还有山西晋中、内蒙古通辽、新疆克拉玛依这般的地级市。

李天驰说,“虽然三四线城市的家长会对编程教育的感知慢一些,但是这些地区的教育管理者对于编程教育热情却非常高,他们希望能在编程教育这个新事物上实现弯道超车。”

根据不同地区不同学校的需求,编程猫为他们提供编程教材、教师培训、学科融合等服务。

而在C端方面,现在市场上的各家少儿编程的产品也是打法各有不同。傲梦编程专注于线上一对一的教学,通过智能测评、课程规划、专属教学、学习反馈、回看监督5个步骤,保证教学质量。傲梦编程CEO袁哲栋解释,“对于少儿编程来说,孩子遇到的问题比较多,一对一教学可以保证教学质量更高。”

核桃编程创始人&CEO曾鹏轩说,“核桃编程的教学体系里没有一个课堂的概念,每个人都是按照自己的步调来学。”机器扮演主讲老师,孩子在学习的时候主要是与电脑交互,等孩子学到一些节点或者遇到困难时,会有真人老师参与进来,进行一对一的辅导。

资本进场,“少儿编程”发展进入快车道

根据鲸准研究院数据显示,自2014年起,逐渐开始有少儿编程项目获得融资,2016年出现大幅增加,2017年年底融资项目出现陡增。到今年上半年,我国少儿编程教育市场共发生58笔融资事件,融资总额超14亿元。融资数量已经与去年全年相当。

在融资规模上,获投企业也多处于种子轮、天使轮,编程猫和小码王则在融资速度上进展得更快,编程猫已经走到C轮,融资总金额超过5亿元;小码王则走到B轮,B轮融资额达1.3亿元。

资本发力仍处于初期,头部玩家聚合效应明显,新入局者仍有机会。那么,这个行业想要真正实现起飞,还需要解决哪些问题?

在2017年完成A轮融资的傲梦编程,打算在今年再完成一轮融资,CEO袁哲栋说,“新一轮的融资将用于品牌建设、维护学习中心、扩大教师团队。通过这几方面的加强,进一步拉开与同辈之间的差距。”

“优质的内容可以复制,优质的老师永远是稀缺的。”核桃编程创始人&CEO曾鹏轩在谈到未来的发展计划时,也着重强调教师资源的重要性。

虽说各家创业公司处于的不同阶段,需要解决的问题有所不同,但是在扩大教师资源这点上已经成为行业共识。

编程猫CEO李天驰解释说,编程教育与英语、数学等拥有较长发展历史的基础性学科不同,市场上的人才存量尚未达到一定的规模。随着我国互联网行业的深度发展,就业市场能为学习计算机、编程等专业的学生提供较为丰富的职位选择和较高的薪水,这就导致少儿编程公司面临着与资金雄厚的互联网企业抢人的状况。

同时,市场的刚需培育还需要一定的时间,获客成本也在增加。编程猫CEO李天驰认为,想要再复制2015年编程猫微信公众号一篇文章收获1000多名付费用户,增加几千粉丝量的盛况是不能了。

核桃编程采取的是低价策略,降低家长尝试少儿编程的成本。“我们现在学第一个月只需要100块钱,还可以随时无条件退款。如果你学了一节课,发现孩子不喜欢这个东西,还可以全额退款。”核桃编程创始人&CEO曾鹏轩说,“目前这个阶段,在推广策略上主要依靠的是家长互相间的口碑传播。”傲梦编程也是希望能让家长看到孩子学习编程的成果,增加家长的满意度。

而在谈到当前资本对少儿编程这一领域的热切关注,特别是“赚快钱”这个敏感问题上,这些创业公司对记者表示,想要建立自己的护城河,走得太快不一定能走得远。长期来看,少儿编程创业公司激烈的竞争还未完全到来,当前有市场影响力的品牌还在少数。需要在少儿编程这个赛道上长期投入,才能建立起别人难以攻破的壁垒。

(责编:黄玲丽、陈键)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热读榜

二维码
百度